在旅行途中,因為轉機或搭飛機,總會與數以千計的陌生人擦身而過。
如果在因緣際會下,與某個人彼此能找到合適的話題,
相信漫長的飛行或旅途就不會是一人單挑大樑的獨角戲了。

上個月從荷蘭轉機回東京的飛機上,因為更換座位的關係,
認識了一位來自日本Yokohama的醫學院學生Toru(渡部)桑。
Toru桑剛結束他捷克與波蘭的自助旅行,準備返回國內繼續學業。
因為幾年前自己也去過捷克,自然我們兩人的話題也就從捷克開始了。

言談中,我發現Toru桑對許多藝術及台灣文化有著高度的興趣。
他不但十分熱情地與我分享他旅程中所採購的畫冊及書籍,
也向我詢問了許多關於台灣語言及道地小吃的細節。
我忘了我們聊了多久,但總覺得那次荷蘭到東京的時間過得很快。
或許是聊得太投入了,十幾個小時的飛行感覺只飛了幾個小時!
說真的,這還是自己第一次與外國人聊天聊到忘我的經驗。


前陣子在Bali因為簽證過期,所以在出境時被移民局「關心」了一下。
由於當下無法聯絡到當地的導遊,只好到移民局「住」個幾天。
雖然心裡很不願意,但因為身在異地,只好硬著頭皮住進移民局了。

剛進去時,由於一下子還適應不過來,所以大概有兩三餐都沒有進食。
裡頭的一個中東人Ali看我一副「鬱卒」樣加上好幾頓飯沒吃,
於是便用生澀的英文叫我多少吃一點,不然身體可能會撐不下去。

很謝謝Ali當時的鼓勵,之後也因為彼此熟了便開始有了更深入的交談。
原來Ali是來自阿富汗的難民,由於機票少了一段航程,於是便住進移民局。
他算是個戰火摧殘下的倖存者,父母家人在他六歲時就因為戰亂而紛紛去世。
本想到澳洲投靠他唯一的哥哥,但過程卻未如想像中的順利。

也許是經歷太多生離死別,Ali的臉上看不出任何住在移民局裡的落寞神情。
交談中始終保持樂觀的態度,我也用DC幫Ali及他朋友們拍了一張照片。



(照片左邊的是Ali,中間是Ali的同鄉,右邊則是來自獅子山共和國的Mohamed。)

他們也特別問我能否將相片寄給他們?我笑著回答說:
「Of course, I will. This is really a special momoent. 」
語畢,大伙一同露出難得愉悅的表情。

雖然我已回到台灣,但Ali與其朋友似乎還因為買不到機票而留在Bali。
我不知道有什麼管道可以幫忙Ali離開Bali前往他的目的地。
如果大家知道的話,也請不吝惜的留言告訴我。
畢竟能幫他們到新地方開始他們的新生活,也算是功德一件!

在這陣子的旅途中,很意外地結識了幾個來自異國的友人,
我也知道以後想再遇見他們的機會並不大,
但很感謝他們曾經是我豐富我旅程的旅伴之一,
因為有他們的參與,讓我的人生旅程更增添了幾分精彩。
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duncanwong 的頭像
duncanwong

D調人生

duncanwo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